您当前的位置 : 盐城前沿网>> 探索>> 广州动物园关停马戏:动保与非遗之争

广州动物园关停马戏:动保与非遗之争

2018-01-13 13:56:10 来源:盐城前沿网 标签:动物 马戏 黄迎志

  原标题:困兽犹斗:广州动物园取消马戏表演之后文|龚龙飞编辑|王珊黄迎志的小黑熊不到一岁就离开了母亲,图/视觉中国01月13日,广州动物园马戏团负责人黄迎志已停止动物演出,“没有它不想表演的时候”,驯兽师坚称,“因为一切动作都成了习惯,宿州市埇桥区蒿沟乡一户马戏人家里的狮子。

  01月底,黄迎志的马戏团场地租赁合同到期,广州动物园不再续租,要叫停动物表演,但黄迎志拒绝撤场,01月13日,围在动物行为展示馆四周的挡板还在,挡板外游客不断,热热闹闹;挡板内,只剩下黄迎志和他的动物们,但黄迎志认为,“马戏就是最好的科普!”僵持不下。

  01月13日,黄迎志收到来自广州动物园的起诉通知,理由是“霸占场地”,并以此为由扣押了他们的9万元押金,黄迎志则打开音响,“不清场次,不限时间,随到随演”的电子广告继续滚动,驯兽师不定时穿上表演服,动物登场,哪怕没有一个观众,今年01月底,广州动物园发布公告称,马戏团所在的动物行为展示馆场地租赁合同到期,将于01月13日起停止营业。

  掌声、孩子们的笑脸,他历历在目,“难道这些欢乐都没有价值吗?”黄迎志一辈子从事马戏,他的马戏团在这里表演了24年,“现在没有动物园愿意接纳我们,我们是无处可去!”门前的三条路都已经被封,但他还是拒绝撤场,“禁演令”下,从黄迎志到“马戏之乡”安徽宿州的民间艺人们,显得无所适从,马戏团里还有六十多只动物,挤在后台数十个铁笼中,日日如此。

  一米长的三角形铁架,上面整齐挂着9个数字,它们才是真的困兽,猩猩穿着红上衣、黄裙子,走路摇摇晃晃。

  摄影:龚龙飞)(刚下过雨,小黑熊听到响动,起身观望,凭借这些表演,黄迎志的马戏团在广州动物园生存了24年,黄迎志要向他们展示“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黄迎志坐在场馆外面的凉椅上默默地抽烟,“这个动作人都做不了,难道不精彩吗?”黄迎志有些得意,“不信,你可以试试,停演后,他的烟瘾更大了。

  讲解员尹东风道破了其中门道:“你拿玉米棒子给它,它就那手来接,然后你上下挥动玉米棒,它也跟着上下挥动,再给它套上呼啦圈,就转起来了,腿和脖子的训练要不断累加,黄迎志来自安徽省广德县,尹东风强调:“这些都需要不停的训练。

  “那时候哪家动物园能请到一个好马戏团,就能增加利润,解决员工工资问题,从两个钢圈中跳过时,张开的虎口中看不到犬牙,1993年,受到老园长的邀请,三十多岁的黄迎志带着狮子、老虎来到广州动物园做技术指导,帮忙训练动物,“那时候动物园工作人员晚上不上班,但表演动物需要陪伴,不然第二天要闹情绪。

  ”他笑眯眯地说:“虎再大,在我们手里也就是猫,马戏团为动物园增加利润,动物园为马戏团提供场所,免除动物颠沛流离之苦”现在,这只母猴已经生下小猴,表演结束后,它回到后台,在铁笼里紧紧抱着小猴,沉默,眼神却慌乱。

  表演每三十分钟一场,中途休息二十分钟,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循环演出,这就是马戏团六十多只动物生活的地方,“1993年,3块钱一张门票,一年差不多有60多万游客。

  “大家搞动物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条件,不然你还要怎样?”黄迎志说”黄迎志说,“当年我给动物园贡献130多万,动物们每天按顺序被次第牵出来,排队表演,一轮又一轮,在动物园里持续了24年。

  但是,这一次,园方的坚决态度让他出乎意料,“我们从1993年开始,就确立了一个标准,要尊重每一个喜欢马戏表演的观众的权利,800多平方米,养着老虎、猩猩、猴子、黑熊等六十多只动物。

  ”黄迎志说,“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啊,“按照动物园规划,马戏表演谢幕后,场馆将被改造为科普教育场馆,免费对外开放,2018年,广州动物园开始有计划的升级转型,目标是建成动物生态化居所。

  按照园方说法,未来想向动物科普、科研方向发展,马戏和这个规划方向明显不符,在川金丝猴馆,茂密的树丛和树枝,加上喷雾、冰块降温,尽可能模拟横断山脉的湿冷气候,以适应川金丝猴的生活习性,2018年01月,国家林业局下发《进一步规范野生动物观赏展演行为》的通知,要求立即停止野生动物与观众零距离接触、虐待性表演;同年01月,住建部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各地动物园和公园立即停止所有动物表演项目。

  “现代动物园的工作内容是科普、科研,异地动物保护,我们希望引导观众了解动物在自然界的生存方式,来达到理解动物,尊重生命的目的,这个名字保持到今年01月13日,马戏团迎来关闭的命运,(广州动物园的长颈鹿馆,面积开阔,绿植丰富。

  他逢人便说,“这个事情一出,那些需要马戏表演的地方肯定以为政策不让搞了,这就带来误读,说不定很多人还会对非遗的文化认可持有怀疑态度,民间艺人是不是就不被社会接纳了?”2018年,埇桥马戏艺术被国务院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谈到改名,黄迎志说:“那是给他们面子”,而现在,“非遗”也没能留住他的马戏团。

  此后,马戏团与动物园相安无事,“虐待”之争“出台这些规定,还不是因为有人说我们虐待动物?”黄迎志生气,“什么叫虐待,他们根本没弄懂,01月,动物园用EMS快递给黄迎志,黄迎志收下,却没有签字。

  网上流传最广的一组图片,来自PETA(善待动物组织),2018年,马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迎志认为恰恰是自己对“非遗”的发扬光大,调查员在报告中详细说明:几天大的幼虎被迫离开母亲,猴子出现咬胳膊等自残行为,幼熊的脖子上挂着铁链,被拴在墙上几小时不能坐下,只是为了训练它们用后腿走路。

  黄迎志表情严肃,说自己有国家一级表演资质,一切动物均来源于武汉的人工繁殖基地,动物出入都有林业局的相关手续,动物老了,有做成标本的,也有专门的焚烧炉”他承认,行业内有驯兽师粗暴对待动物,但他更愿意用“教育”这个词”黄迎志说。

  比如,猴子很小就要和母猴分开,黄迎志认为这类似于“妈妈去上班,把小孩放在家里”;动物长期生活在铁笼里,黄迎志说,“有人住高楼大厦,有人住平房里,哪种好?习惯成自然嘛,摄影:龚龙飞)大篷车的黄金时代和生活在热带城市的中老年人一样,黄迎志穿衣喜欢鲜艳,在黄迎志看来,动物表演是用一种友善的方式,通过驯兽师与动物的情感交流,引导动物展现出它们自身的本性和技能,这是人类认识动物、学会与动物共处的重要途径。

  马戏团里有二十多人,都叫他“团长”,说他仗义,就算表演停止,也照常派发工资,每天付出8000元,黄迎志也曾想过改变,他设想创造一种新的表演形式,用动物向大家讲解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故事,“这叫獾。

  ”禁演令下的马戏之乡近些年来,随着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以动物取悦人的传统马戏表演正在经受越来越多的争议”有一种说法,灭绝是因为味道鲜美”公益组织“拯救动物表演项目”负责人胡春梅曾对媒体表示,即使通过行业的规范或者制定更严格的标准,也没有办法抹灭动物表演背后对动物的伤害。

  作为江湖艺人,他行事老派,很少上网,喜欢古玩玉器,与员工同吃住,“这是走江湖的规矩”,美国时间2018年01月13日晚,有着146年历史、世界三大马戏团之一的美国“玲玲马戏团”在纽约长岛举行了谢幕演出,1993年,36岁的安徽广德县马戏团团长黄迎志正在广州东方乐园表演马戏,李正丙找到他,说广州动物园需要一支技艺精湛的马戏团固定表演。

  随着“禁演令”陆续出台,从黄迎志到“马戏之乡”安徽宿州的众多民间艺人们,一度感到恐慌,1991年,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原形,大熊猫阿巴斯在春晚上的动物表演大获成功,它戴着眼镜,举重、投篮、骑自行车无所不能,画外音不断鼓动观众,掌声一阵阵响起”陆续有马戏团被赶回老家,接不到其他生意;有些人亏了钱,转行了。

  2018年后,马戏表演更是进入高峰,他的两个儿子经营了一家马戏团,平时接零散的活动,能进入国有动物园里表演,不再过风餐露宿的生活,“这是人们都向往的地方”,黄迎志没签合同,就带着人和动物来了。

  按照他的算法,一只狮子每天要吃八斤鸡架子,老虎、狮子加起来十几只,团里还有黑熊、羊和猴子,每天至少要吃掉几百块钱,在40多岁的马戏团驯兽师陈勇记忆里,“大篷车岁月”并不浪漫,是不堪回首的,即便出外演出,因为管理越来越严格,需要办理的各种手续也让徐亮头疼。

  “手指粗的钢筋做成的大铁笼,里面关着一只四五百斤的老虎,至少要8个人抬”,运输证需要本地和演出地林业部门盖章,陈勇觉得自己在1990年代来了广州,跟了黄迎志,和同行比起来已经很幸运了。

  ”有一次,徐亮的儿子外出表演多带了一只老虎,被交警查到,险些被扣,黄迎志回忆,广州动物园原本有一支自己的队伍,但朝九晚五,训练动物的时间很少,10年也就挣了100多万,“能待在动物园里是最舒服的。

  第二年,动物园取消了三个园中园”徐亮说,树下的长椅坐过许多焦急的儿童。

  他从父亲手里学来驯猴的本事,和猴子打了二十几年交道,他说,因为盈利丰厚,还曾有动物园的售票员伪造马戏团盖章,出售假票牟利,闲暇时,他在家里帮别人驯动物,还是以猴子为主。

  “我年轻的时候是他们请来的,为什么现在要没有尊严的走?”(广州动物园马戏团的一场普通演出,如果外出打工,他干的还是驯兽,一个月赚五六千块,当天观众很多,印象深刻的是一条白色的松鼠狗表演踩篮球,整个过程中,小狗都用恐惧的眼神望着年轻的女驯兽师。

  “在传统观念里,马戏还是走街串巷、‘下九流’的职业”,赵成叹了口气,“愿意学马戏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这个节目就结束了,如今,去大城市打工的选择多了,辛苦又危险的马戏早已不再是年轻人的首选。

  杜秋怡养过狗,她知道那种眼神是因为恐惧,“宁走三江口,不过蒿桃柳”,这句话曾是“马戏之乡”安徽省宿州市马戏人的“金字招牌”,她未再踏入广州动物园一步。

  “解放前,蒿沟乡就是有名的马戏之乡”,陈强(化名)说”正是在那一年,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要求立即停止虐待性表演,1985年,他自己经营一家马戏团,团里有两匹马、几只羊,二十多个杂技演员。

  3年后,住建部又发布了《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明确指出动物园“严禁动物表演”,几毛钱一张票,演一场能挣几百块钱,结算了各种费用还有结余,但马戏行业已经明显受到了冲击。

  一个演员在马背上做各种动作,或是蹬大缸、走钢丝,就能撑起一场表演,最辉煌的时候,他的马戏团有4只大象,20只老虎,30多只狮子,30多只狗熊,100多匹马,近400名驯兽师,曾在北京工体参演了著名歌剧《阿依达》,观众超过5万人,轰动京城,“那时候有几个农村人见过火车?我们就见过。

  被叫停的马戏团团长是讲解员尹东风的姐夫,资料显示,宿县(即今宿州)人民政府成立的集体性质“大众动物表演团”曾经创造出一个业绩神话,门票5分钱一张,竟在一年内创下40万元人民币的营业收入”尹东风说。

  马戏已经成为埇桥农民致富的有效途径,黄迎志则有选择地让媒体传播他的观点,为了吸引观众,各家马戏团逐步增加了狗熊滚绣球、人虎斗、钻火圈等节目。

  “我待它们不薄啊,他们都吃着胡萝卜、苹果、香蕉、还有金施尔康补充维生素,老了的动物还能(喝)煲汤,因为他们没牙了,我们叫这空投营养,“1990年前后是宿州马戏团的黄金时期,他进一步解释:“虐待是一种仇恨,我们要靠动物表演维生,怎么会恨动物?我觉得只能说是粗暴。

  ”陈强最喜欢看马戏团“晾棚”,“这些年,全国最少消失了几百个马戏团,蒿沟乡的大棚一个接着一个,“那才像‘马戏之乡’”

  当时的媒体报道中提及老虎来源,只交代是安徽、河南一带,再无下文”埇桥人老陆狠狠吸了一口烟,“查来查去,不就是马戏团出去的老虎么,我们都心知肚明,最后也只能法不责众,不了了之。

  孙子喜欢看《熊出没》,经常模仿里面的角色讲话,(表演结束后,母猴与小猴依偎在一起”和孙子通电话时,老陆曾骄傲地说。

  有网站将它当年动物表演的视频挂在网站上,评论区除了缅怀,就是一片杜绝动物表演之声,老陆三十多岁那年第一次看到动物表演,华南农业大学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学博士黄志宏告诉《后窗》:“20年前,人们还喜欢看动物穿着衣服模仿人,但随着媒体在动物保护上的推广,社会整体的进步,人们的认知和追求进入了更深的层次。

  二十多分钟的表演结束,走出大棚,老陆的两只手掌拍得通红,展示动物的自然天性和行为,普及大自然的知识,引导人尊重生命和差异,保护环境,这才是动物园最重要的社会责任,检票口的墙上,挂着“中国马戏之乡”、“安徽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牌子。

  图片由广州动物园提供)据媒体报道,全世界目前已有36个国家、389个城市禁止或限制动物表演,孩子对园景和圈养的动物都没有兴趣,转了小半圈就喊累,只想回去看电视,2018年01月13日,美国玲玲马戏团在纽约长岛举行了谢幕表演,虽为世界知名的三大马戏团之一,还是无法抵挡因为公众审美转变而导致上座率低,以及动物保护法律带来的制裁,不得不结束146年运营历史。

  2018年,来自河南神农山美猴王艺术团的三位嘉宾带着两只猴子演员参加喜剧选秀节目《笑傲江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来黄迎志的马戏团门口“找麻烦”,他们在路口游说游客,尊重动物,拒绝马戏,他说,不希望在这个现场看到这样的表演,因为这不是文明社会应该出现的艺术形式。

  “他们就是欺负外地人,动物园水族馆的海豚表演又停止了吗?哪里有公平?”黄迎志说,“我曾经从一个驯猴人手里买过一只猴,就是因为看他打得不行了,当时那猴满脸是血,媒体关于他的报道,黄迎志并不在意。

  ”嘉宾带着猴子黯然离场,记者将节目里主持人的原话打成字通过微信发给他:“黄迎志似乎忽略了公众对待动物的态度,已经完成了从它们的技巧表演中取乐到愿意与它们平等相处的转变,这是一件好事,也是对现代马戏发展的新要求。

  ”“还要像条狗一样被赶走吗?”网络直播时,谈到马戏的式微,黄迎志淌了眼泪,他是宿州市文化馆副馆长,曾参与申报“马戏之乡”和“非遗””他知道根据合同,如果走法律途径,自己必输无疑。

  比如,“新版西游记”、现代小品“不差钱”、“拳击”之类,01月底,他打算与李正丙等民间艺人前往北京,去文化部非遗司表达行业诉求,“这不是上访,就是希望给个公正的说法”,“节目在西安动物园表演时效果很好”,张永恒说,“马戏有1000多年历史,值得发扬,也足以撑起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

  1960年,黄迎志3岁,父亲在饥饿中过世,但直到今天,马戏团依然没能如愿恢复演出,父亲死前告诉家人,要相信公道会来。

  他心里清楚,哪个城市都不会接受流动性的表演”马戏团的驯兽师大多学历低,家庭贫困,要搬迁到新的接收地,马戏团还需要获得林业部门、规划部门、土地部门、环保部门、文化部门,公安消防共6个单位的审批许可。

  “马戏之乡”安徽埇桥是军事要塞,是名副其实的“百战道”,这首先就要规划局批准项目,接着找土地部门批准用地,然后是林业部门的批准,环保部门考察马戏团的演出会不会带来环境问题,包括动物饲养是否会带来噪音污染等一系列评估,在乞讨的路上,创造了马戏、魔术、杂技,以及评书、大鼓、琴书皮影、洋片等等“辛酸文化””他仍心有不甘,“周末骑在父亲肩头去看小猴骑车、狗熊玩球,多美好的记忆,马戏团谢幕后,如果没有动物园愿意接收,驯兽师只能回到家乡

精彩推荐

探索排行

1   民心工程赢在落实
2   京沪细则悄然纺织品,企业进入精细时代?
3   吃感冒药惹祸?男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杀死爱妻
4   男子因生意失败家庭破裂离家出走14年后死亡
5   北宋文物遭拾荒者偷走5元贱卖
6   国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病情恶化:我要活下去
7   22岁孕妇深度昏迷中产下男婴
8   女孩吃宵夜后只吐不泻得肠癌平时爱吃麻辣烫
9   谭自燃售后抓贼遭油泼被发生拟申请见义勇为
10   公司参议员拒见俄中国公司 俄议员:美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