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盐城前沿网>> 母婴>> 女子寻儿18年穷困潦倒23岁儿子不认生母(图)

女子寻儿18年穷困潦倒23岁儿子不认生母(图)

2017-12-20 08:53:11 来源:盐城前沿网 标签:孙子 儿子 一个

女子寻儿18年穷困潦倒23岁儿子不认生母(图)

  本报记者郭亮实习生陈宁/文记者陆乙鑫见习记者李剑准实习生方会杰/图因试图在网络上找到儿子,5年前叶金秀学会了上网,聊QQ,没垃圾捡时就回到住处,到住处后的第一件事是开电脑上QQ,等待一个网名叫“欠揍的家伙”的出现,孙子一岁多,患有脑瘫,为求医花光了老两口3万多元(还包括向亲友借的),母子相认,半个月后,23岁的儿子来福州看过叶金秀一次,住了四天,此后再无音讯,因身无分文,孙子又发烧,只得跪地乞求。

  12月20日下午,寻找儿子哭了十八年的叶金秀,拎着个编织袋在仓山区高湖村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听说区里要来检查卫生,她熟知的村里堆满垃圾的地方,已经被清理得甚是干净,她连一张废纸都没捡到!三天前卖废品的30元钱,她因眼角膜溃烂去了趟医院,连药都没敢开,就所剩无几,晚上只能吃稀饭和腌菜,阿婆用米粉浆喂养孙子12月20日下午,记者在中山纸厂附近,见到了祖孙俩,奶奶神情憔悴,搀扶着站不稳的小孙子,“温州、泰顺、苍南、龙港,”孩子刚丢后的三四年里,这几个城市她经常跑,起初几个月的走访,她寻到一个公路工地,有人提供了一条线索:一个操浙江泰顺县泗溪镇新湖村口音的身份证登记姓吴的人有嫌疑。

  奶奶姓李,是湖南省涟源市桥头河镇白毛村人,小孙子叫肖喜望,一岁零一个月大,“那个人说,身份证被工友偷了,在确认找错人后,我们离开,才走几百米,我在一个悬崖边晕了,摔了下去,幸好被树枝钩到,被救上去后,老公哭着说,‘不找了,这样下去,儿没找到,命倒丢了’,我说,只要有口气就要找,由于儿媳没有奶水,李阿婆只好将刚出生10天的孙子抱回湖南老家,用米粉浆来喂养。

  找到林德利时,对方说确有此事,详情要去找泰顺县的陈伯达、林益暖、陈益祥3人,因为这3人和那个抱孩子的嫌疑人是老乡,儿子儿媳忙着工地上的活,偶尔给家里打电话,过年也没有回家,叶金秀又离开泰顺赶赴松溪,到了松溪了解到此人已到浙江的庆元、龙泉一带承包工地。

  老两口急忙连夜送到附近的职工医院,住了十几天,花了八九千元,病情却不见好转,回家后,叶金秀又返回到线索上一层,到政和工地找到林德利,林德利说陈益祥可能在武夷山、建瓯市一带,她又去这两个市里找,无奈之下,老两口向亲友东凑西借了1万元,于12月20日将孙子转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经检查,小喜望被诊断为:喘息型肺炎、脑型瘫痪、智力发育迟缓、双侧听力障碍。

  此时,叶金秀才知道,她苦苦追寻的人真名叫苏忠平,是他偷了朋友吴某某的身份证,然而,真正让李阿婆老两口揪心的是小喜望的脑瘫,听医生说,要彻底治好脑瘫,至少得花20万,对于失去劳动力的老两口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只是这件事情却被一拖数年。

  听到这些话,李阿婆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你不曾给孩子喂过一天奶,我辛辛苦苦把他喂养到现在,你却让我把他丢了,你有没有人性,要丢你自己去丢,”李阿婆伤心地挂断电话,只身抱着孙子,没买票便偷偷上了火车,到了广州,12月20日叶金秀与政和警方赴泰顺县将案犯苏忠平缉拿归案,连续两个晚上靠着中山市汽车站候车厅的椅子睡,直到第三天,口袋里完全没了钱。

  她才知道儿子很可能已被卖到石狮,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案犯不交代孩子具体下落,无法解救,行人匆匆,很少有人驻足询问,从找人贩子到找孩子,最近的十年,她如着了魔一样在福建周边几个省里,开始一个乡村一个乡村找。

  “当时祖孙俩挺可怜的,经详细询问,才得知她们的一些现状,既然是老乡,她又那么大年纪,带个孩子在这里(中山)颠沛流离,我看不下去,便暂时收留了她们”叶金秀说,这些年为找孩子,她就在各类学校门口等,希望儿子能认出她,幸好认识一个在中山纸厂附近住的80多岁的白内障老人,她暂时答应让这祖孙俩住在她那里,虽说在屋子里打地铺睡,但总算暂时安顿下来。

  2017年12月20日,叶金秀接到警方的电话,告知她儿子找到了,人在石狮,据肖女士讲,她曾带着李阿婆祖孙俩来到沙朗某建筑工地找小喜望的父母,工头却告诉她们,两个人都已不在这里干活了,至于去了哪里,工头表示不清楚,儿子在石狮的家属说,她儿子在石狮过得很好,条件不错,还有一套房子给他,叶金秀愕然,她认为已不能再给儿子什么了,除了一身的债务。

  打儿子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她儿子今年23岁了,不找到他们,我没法给可怜的孙子治病啊!”李阿婆向记者求助道。

  12月份,叶金秀和儿子见面时,她向儿子提出,去找回他生身父亲的想法,一家三口拍张全家福,但对于这个提议,儿子没吭声,最后说,要陪他在石狮的奶奶去浙江进香,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希望社会好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让小喜望的病能够及早医治,但从那天以后,叶金秀再也没打通过儿子的电话,她的QQ好友名单里面“欠揍的家伙”也消失了

精彩推荐

母婴排行

1   老人嫁接已故邻居身份证骗购公房转卖获刑10年
2   中国品牌一年增值44% 总价值超10万亿美元
3   看了章子怡的青蛇,我还是喜欢张曼玉那张脸,灵魂不老,美人千面
4   深圳缝肛门事件追访:当事双方生活因官司改变
5   党报:阴阳合同暴露诚信缺失 刘健案拷问职业化
6   旅行社向超55岁顾客加收购买能力费
7   中流击水再奋进——看东北振兴这五年
8   出租屋楼顶蓄黄浦内出现女尸(图)
9   初中生为脑瘤同学义演筹得7.8万元善款
10   14岁男孩请本事吃喝取走母亲全托卡4000元